兩天後的9月18日,蘇格蘭將就獨立舉行全民公投。令人震驚的是:幾天前獨派的民調支持度首次超越了聯合派。公投前,英國三大政黨領袖均前去為聯合派固票,首相卡麥隆更語帶哽咽地懇請蘇格蘭留在聯合王國。聯合王國的肇始可回溯至16世紀,當時的伊莉莎白女王不但從分裂中統一了英格蘭,使其成為歐洲最富強的國家,並造就了燦爛的文明頂峰,大家輩出。然而,她未婚無嗣,逝世前她已身兼愛爾蘭女王,屬意她的表親蘇格蘭王詹姆士入繼英格蘭大統。因此,從詹姆士開始,英王不僅是英格蘭的國王,也身兼愛爾蘭、蘇格蘭的國王,加上屬地威爾斯,形成一種共主邦聯的形勢。換言之,是睿智的伊莉莎白女王開啟了聯合王國的統合進程。當英倫三島的內部矛盾得到制度性的調和之後,轉而向外積極擴張,進而成為世界性的霸權。if (typeof(ONEAD) !== "undefined"){ONEAD.cmd = ONEAD.cmd || [];ONEAD.cmd.push(function(){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1707年英蘇正式合併,給蘇格蘭幾個有利的制度性安排:(1)蘇格蘭人口僅占英國的九分之一,卻在國會占有三分之一的席次。換言之,每1張蘇格蘭選票的權重是英格蘭的3倍之多。(2)當議決蘇格蘭「國內」問題時,英格蘭議員無權投票。(3)當議決英格蘭議題時,蘇格蘭議員可參與投票。聯合給蘇格蘭帶來的政經利益是巨大的。原因顯而易見:原先蘇格蘭小國寡民,地域發展又極不均?,整體經濟實力遠遜於英、荷、法等國,無法參與大航海時代的海上競爭。聯合讓蘇格蘭人擁有獨特地參與並分享世界最強大的殖民帝國的機會。因此,數百年來蘇格蘭誕生了無數的帝國政治菁英,並透過帝國走向世界。據統計大英帝國的海外總督大約有三分之一是蘇格蘭人,近期的英國首相希斯、布萊爾、布朗等均出身蘇格蘭。蘇格蘭獨立運動的再起,肇因於戰後帝國的衰落以及1970年代北海石油的開鑿。但當年的蘇格蘭民族黨只是一群抱怨「偷走我們的石油」的陰鬱石油工人與社會失敗者組成的偏激邊緣小黨,任誰也沒有將「蘇獨」當成嚴重威脅。在英國三大政黨輪流執政失敗的空窗下,蘇格蘭民族黨一躍成為蘇格蘭地區自治議會的最大政黨,黨魁薩門則成為蘇格蘭的首席部長。薩門有兩個天生的本事:譏諷英國與描繪獨立願景。他長期貪得無饜與高調疲勞轟炸,讓許多英格蘭人覺得讓成天抱怨的蘇格蘭走了,圖個耳根清淨也不錯,以至於一度在英格蘭支持蘇獨的比例比在蘇格蘭還高。他描繪獨立後的蘇格蘭將繼續尊崇英女王為國王以穩定保皇派;繼續使用英鎊以穩定經濟;加入歐盟北約以尋求集體安全保障。更重要的是:只要「擺脫了英國」,「我們」就可獨享北海石油的財富,蘇格蘭將是全球最富有的小國,這批財富可以用來推動各種社會福利。獨立簡直成了一本萬利,穩賺不賠的事業。但是,事實是歐盟與北約為了防止境內分離傾向的獨立運動,已經設下重重障礙。例如:「蘇格蘭的未來由蘇格蘭與英格蘭共同決定」;即使蘇獨成功,也無法留在歐盟,必須透過複雜的程序重新申請;英國也拒絕未來與蘇格蘭的貨幣聯盟。一旦獨立。蘇格蘭最大的皇家銀行和勞埃德銀行將遷至倫敦以避免金融風險。銀行資產占蘇格蘭經濟規模的1250%,並雇用數萬員工。萬一發生資本外逃與大量失業,再加上英鎊可能的巨幅貶值,對彼此的經濟都是災難性的後果。2012年10月同意蘇格蘭就獨立問題舉行公投,乃是有鑒於蘇獨勢力越來越大,英國政府決定在其還不成氣候的情況下及早正面迎擊,希望以民主的手段正面挫敗蘇格蘭民族黨的獨立意圖,勇氣是值得嘉許的。然而,蘇格蘭的民意在短短兩年內,甚至是兩個月內發生逆轉,顯示分離主義者一旦掌握了執政權與話語權,自利動機與種族情愫可以瞬間激發巨大的動員能量。即便獨立派以極小的差距落敗,公投造成的社會分裂,以及未來對蘇格蘭的擴大放權(devo-max)談判,極容易誘發北愛爾蘭和威爾斯,乃至英格蘭的不平情緒,從而使這個曾經偉大的國家舉步維艱。雖然「大不列顛與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可望繼續存在,但恐怕她再也不會回到現在。(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3718D8A0CF4389D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手機行銷 微信行銷 微信電腦版 wechat微信課程 微信行銷課程

isqu0iy60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